Kys_魌ヾ

「他来找你了,去开门吧」
「不,你怎么知道来人是谁,找得又是谁呢?」
对方没来得及反驳,我就听到了一阵叩门声,以及一个名字
声音不大,但足够让我从睡梦中惊醒

「心里一阵悸动」
「心悸」
在我看来除了字数上的差异,其中的涵义也大相径庭
在惊醒的一瞬间我大概是处于「心悸」的状态
睁开眼后我看见了天花板,被床帘围成了规整的四方形
因为人员混杂,又住在外间,为了自己在宿舍的活动不至于被全天候直播,我用帘子把床围了起来
平日里觉得很有私密感,但在刚惊醒的一瞬间忽然生出了置身于囹圄的错觉
更糟的是因为刚刚一转念,我瞬间清醒了大半
——早知道当初就不应该为了采光没有把床帘封顶,否则一睁眼乌漆墨黑一片谁会忽然矫情地想监不监狱的事啊,早翻身继续睡了
囹圄?阿姨当年还叫泠瑶呢

背上是刚惊醒时泛起的一层冷汗,现在只是觉得热了,我把被子掀开了些,闷热感依然还在,天花板上的吊扇把风一阵一阵地砸到窗帘上,撞得帘子猎猎作响
我干脆把帘子掀了起来,紧接着冷风就兜头盖脸地扑我一脸
——这下彻底清醒了
好处就是这下不觉得热了,还有点冷
任由被电扇吹得风中凌乱,我把被子往上拽了拽,借着之前的那点文艺的酸腐劲开始琢磨刚刚梦里发生的事

其实我对外的花名有很多,最常用的是「阿姨」、「林恩」和「泠瑶」
…我知道第三个很玛丽苏,所以我早就放弃了不是
但是那人叫的是我本名
三个字,连名带姓
印象中除了不是很熟的人以外,基本上没有人会用全名称呼我
除非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说,或者我把对方惹毛了
不过对方语气并不是之前推测的认真或者气愤,而是无奈
还有点急切
以及欲言又止

似乎有一个人是符合这些条件的
「那谁」
…我知道这么称呼一个人很敷衍,但是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给他命名
我认识他至少五年,将近六年——虽然他一口咬定远不止这个数,然而两人间的联系仅限于一个微信号两个企鹅号
好吧一年多前面对面见过一次,还尴尬到炸裂
由于种种主观和客观原因,两人间联系越来越少,半个月也说不上一句话,每次交流不超五十字
就这种沟通密度,居然也会吵起来
或许算不上争吵,只是我单方面语气不善地说了两句,可惜我性格偏激不是一天两天了,就在我气急败坏删掉对方之前,他发来了三个字,连名带姓
去你的,你就算把我家族谱发出来也没用
于是我简单粗暴地单方面结束了这次对话

第二次删号是不到一个月前
我经常性抽风清理好友列表,所有长期不联系的,关系淡的,疲于应付的,都在名单里站不住脚
我忽然深切意识到和他似乎到此为止了,没有任何原因,可能和其他被删掉的人一样,时间太久早已没了交集,干脆弃了
然后我心虚了很久,或者说到现在依然忐忑——我现在还留有一个他的号没删,潜意识里舍不得,毕竟这是最后的联系方式,删了,就彻底没了联系
五年的交情和矫情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
于是天天笼罩在可能会被追究「你为什么删我」的阴影里
然后昨晚他理我了
然后依然冷场了
——所幸他对删号的事只字不提,不知道是一直没注意还是压根没打算问,我也没编出理由解释

自作多情地想想,如果当初他把我的名字用语音发过来的话,语气大概就是梦里听见的那样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好吧,虽然不是很想承认,但大概这是最恰当的解释了
阿姨可以用所剩无几的少女心总结出这样的一个故事:
虽然从五年前「刚刚认识对他好感度爆表以至于的每次看见他发来的消息都像打鸡血一样既开心又兴奋心跳都恨不得加速就想和他一直贫冷场也恨不得没话找话」到如今「看见消息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懒得理算了你冷场就冷场吧反正我还删了你俩号呢」
但是因为昨晚他的主动联系,潜意识里似乎又有些想让两人关系回暖
于是有了这么一场梦
那么…把前面的一句话做个修正:在惊醒的一瞬间,心里是悸动的

评论